故乡财富故事:拆二代的幸福生活 该如何持久

  像往年一样,本刊第6期刊发特别报道《记者回乡记》,为读者带来了许多中国基层最真实和质朴的生活场景,为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微观而鲜活的注脚。其中《故乡财富故事:“拆二代”的幸福生活》报道甫一问世,立即引发了媒体的密集关注和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王群返乡,记录了自家亲戚经拆迁过上了富裕生活的故事。许多当地有抱负、有眼光的农民家庭拆迁后的“拆二代”都小办实业,走上了因拆迁而可持续良性发展的富裕路。拆迁这一度成为中国民生事业极为敏感的词汇,似乎又成为推动百姓致富的“法宝”。

  各大主流媒体对这一现象着墨良多。人民网、新华网、求是理论网等纷纷发表了评论,跟进报道。央视网发表评论员文章《不要围剿暴富的“拆二代”》;《法制日报》刊文《用平常心看待“拆二代”幸福生活》;《北京晨报》刊文称“拆二代”需要立起来;《燕赵都市报》刊文《“拆二代”莫迷失在城市边缘》等,新闻转发近千篇,网友跟帖评论达数十万条。

  其中,人民网观点频道分析认为,“拆二代”群体吸引了大众的眼球。这个群体多数是出生在城市近郊的年轻人,他们在继承了父辈们留下的房产,且实际拥有部分农村地产的情况下,恰逢城市发展机遇,由拆迁补偿实现一夜暴富。江西卫视更是直言如果“拆二代”能从此走上幸福之路也不失为为社会创造了更多的福利。

  尽管已经屡见不鲜,但由“暴力拆迁”转向“拆迁暴富”,让舆论开始重新审视拆迁——这一我国城镇化的大潮之中无法回避的现象。

  舆论普遍认为,在地方发展的拆迁建设过程中,“拆二代”因丧失其土地等生产要素而获得补偿收入,合理合法,不应受到道德的过分苛责。此外“拆二代”中的相当一批人也在苦心经营自己的资产,追求上进。

  在呼唤以平常心对待“拆二代”之余,也有舆论担心“拆二代”在“暴富”后面临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拆二代”往往“一夜暴富”,倘若守业不当,财富挥霍一空,又将如何重获生机?有网友跟帖评论称:“‘拆二代’在暴富后因缺乏教育和引导,精神生活匮乏,甚至出现了返贫苗头,应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在去年12月由《中国经济周刊》举办的“第十三届中国经济论坛”上,数位专家学者纷纷建言中国新型城镇化,让农民真正融入城市生活,做到“以人为本”才是这个新兴城镇化过程的核心。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农民如何融入城市,实现由“楼房化”向全面“市民化”的转变显得极为重要。

  有专家建言,在“拆二代”的拆迁补偿、被征土地收益的分配上,更应该保障对人的全面发展的权利。城镇化不能“一赔了之”,相应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新的工作岗位的设立也必不可少。

  “拆二代”不需被道德绑架

  中国经济网:很多农民反对征地,但有时候也盼望着征地,因为一拆迁征地就会造就很多富裕人群。在一些经济发展慢的地区,所有征地都是老百姓吃亏,但在一些经济发达地区,老百姓对征地都是笑逐颜开,因为“拆二代”已经成为富人的代名词了。

  《法制日报》:听惯了强拆和“钉子户”的对抗故事,以为拆迁总是伴随着一些不和谐的因素,比如,推土机和燃烧瓶的对抗。然而,看到这篇《“拆二代”的幸福生活:每户分得数套房,摇身变富翁》的报道之后,许多网友的观念发生了转变——原来,许多“拆二代”在失去了之前的家园后,现实了真正的“破旧立新”,搬进了更好的家园,不仅居住在以“苑”、“绿洲”、“都会”、“豪庭”命名的现代化小区中,而且家产翻番,更因为补偿款的到位而经营成了实业,成为传说中的“资本家”。

  《楚天都市报》:“拆二代”们的幸福生活,是他们用正当而合法的生产资料换来的;在拆迁建设过程中,他们能够获得合适的补偿款,在地方发展的过程中分得一杯羹,这是他们的福气和运气,也是他们的正当权利。这些权利,受《拆迁条例》和《物权法》的保护,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就不需要被道德绑架。而且,他们中的多数,也正在苦心经营着自己的资产。“拆二代”中的相当一批人是追求上进的。

  江西卫视:我们在“消费”了这些“拆二代”的幸福生活后,不妨再冷静关注一下他们在拆迁中是如何伸张权利维护自身利益的。毕竟,拆迁不应该是“失去家园”的悲剧,也不应该是“一夜暴富”的闹剧,而应该仅仅是一部权利对等博弈的正剧。如果“拆二代”们能就此走上持续的富裕之路,这不仅是个人之福,也是社会之幸。

  敲响“人的城镇化”的警钟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