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林业40年:从小散弱向大而强转型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春风化雨,中国在经济、民生、政治、文化等领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取得了令世界都为之惊叹的巨大成就。云南作为全国的一个经济、文化重要省份,在改革的大潮中,同样也获得了快速的发展。让我们一同走进改革开放40年来的云南,看看发生在这块高原热土上的重大改革印记和开放发展足迹。

  40年物换星移,岁月如歌;40年砥砺奋进,铸就辉煌。

  作为云南最早进行改革开放的行业部门之一,林业改革早已融入林农的血液。40年来,集“边、荒、特、穷”于一身的林业,先行先试,爱拼敢赢,以“杀开一条血路”的勇气推进林改,“思茅综合示范区”“景谷林业上市”“森工综合改革效应”和全国最先省(市、区)消灭森林“赤”字实现森林覆盖率、蓄积率双增等,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云南林业发展从1979年实施农村土地承包开始,就在云岭大地拉开帷幕。

  之后,随着国家长江防护林等沿江、沿边、沿河工程的实施,以及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石漠化治理、经济林等工程的建设,全省林业系统干部职工和千万林农迈开不要荒山要“绿水青山”和要“金山银山”的步伐。

  1997年,云南首次实现森林覆盖率、森林蓄积率双增长,消灭了“赤字”。“十五”末期,云南森林覆盖率达到49.1%,成为全国生态改善省(区)之一。同时,实现综合产值达120亿余元。

  总结1980年至今全省林业发展和林农收入变化,省林科院有关专家掰着指头说:全省多数山区坝区进山人背马驮牛车拉采伐林木做材的现象不见了;通过法律法规严厉执行和深入宣传,林农思想意识转变了;林业产业已实现从小到大,由弱变强转变,总产值从1985年的不足30亿元发展到2017年的近3000亿元,而山区林农从林业生产、林业加工等带来的人均年收入已从1985年的20余元增加到2017年的2000余元。

  然而,引起林农及全省农村人口反响最大、效果最好的,来自于2005年开始全国推行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

  用省林科院院长王卫斌的话说,云南森林覆盖率从当年的不足4成发展到2017年的59.7%,使我省森林覆盖率持续保持全国第二名(仅此于福建),这得益于多年来的生态保护与建设,特别得益于一场被称之为“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中国农村的又一次伟大革命”的改革——集体林权制度改革。

  2006年,一轮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热潮,在云岭大地奔腾激荡。

  这场林改,深刻改变了基层农村的生产关系和利益格局,唤起了千千万万农民群众发展林业生产的巨大热情。

  在改革春潮的催动中,云岭大地山更清、水更绿、天更蓝,农民群众脱贫致富的信心更足。

  确权到户 助推产业由弱变强

  云南是我国四大林区之一。全省林地面积达3.64亿亩,占全省国土面积的61.34%,居全国第二位;森林覆盖率49.91%,林木蓄积量15.48亿立方米,居全国第三位;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珍稀物种和竹类资源居全国第一位。

  然而,云南林业巨大的经济潜力和资源优势,却没有为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相应的贡献,林业“大资源,小产业,低效益”的现状突出。

  “多年来,各级政府想了很多办法建设生态、管好森林,却较少研究如何提高生产积极性,以促使保护与发展并重、生态与经济齐飞。”省林业经济学会会长董文渊说。

  30年前,一场由农民发起的“包产到户”伟大变革在中国农村迅猛发展。30年后的2008年,这场仍然起源于基层探索、来源于农民创造的林权改革,就是要真正实现“山有其主”,再次激发起千万农民的创业热情。

  虽然从提出要明晰产权制度、改革林业体制,到统一思想推行林改,云南省整整花了3年时间,但坚冰终被打破。

  2005年至2010年5年林改中,全省各地纷纷出现广大林农认真划林地,积极争苗造林的喜人局面。

  其中,2007、2008两年,全省造林面积分别比上年增加200多万亩,增幅达50%以上。林改后,许多农民群众自发组织起来,成立护林防火协会自觉管护森林,使森林资源得到有效保护。

  2008年,全省森林火灾同比下降18.5%,乱砍滥伐案件同比下降18.5%。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加快了云南的林产业建设,林业产值明显提高,林农收入大幅度增加,全省山区综合开发取得明显成效。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