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强做优国家主权财富基金

做强做优国家主权财富基金

2016年12月5日,深港通正式开通。 本报记者 温济聪摄

做强做优国家主权财富基金

  10月22日,股民在浙江杭州一证券交易场所关注股市行情。 龙 巍摄 (新华社发)市民从香港中环一家银行的沪港通广告牌前走过(2015年4月8日摄)。 新华社记者 吕小炜摄。位于中国北京金融街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总部大楼前的石碑。新华社记者 李 鑫摄 。高楼林立的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中心。 新华社记者 殷 刚摄

“风起于青萍之末。”谈及改革开放尤其是中国金融改革开放40年来最大的感受,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屠光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现年59岁的屠光绍,先后在北京市政府、央行、证监会、上海市政府任职,曾出任证监会副主席及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在证监系统工作时间长达14年,与我国的金融开放有着不解之缘。

从见证者到引领者

“中投刚成立时,只有两位正式员工,谁能料到它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屠光绍说,中投公司从诞生到发展壮大,不仅是我国外汇管理体制发生重大变革的标志,更是彰显了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

2007年9月29日,为深化外汇管理和金融体制改革,中投应运而生。“当时我在中国证监会工作,曾代表证监会参加中投的成立会议,当年的请柬现在还放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屠光绍回忆说。此后,参加完中投成立大会的屠光绍,从证监会调任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并在2013年成为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在上海任职的8年多时间,正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黄金10年,屠光绍先后推动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上海自贸区建设,开展了多项金融领域的创新,既包括金融市场产品和工具,也包括各项配套及服务等领域的创新。

与中投的不解之缘,或许早已命中注定。2016年7月19日,屠光绍正式出任中投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时隔9年多,屠光绍从中投起步的见证者,变成了中投的引领者。

“我最早在证监会做监管工作,后来又到地方政府工作,如今在中投是做投资工作。这三段经历紧密相连。”屠光绍说,监管部门工作是当裁判员,地方政府任职是当公共管理服务者,建造更加开放公平的金融环境。如今,在中投的角色变成了运动员,直接下场踢球,是要实打实地直接做投资,尤其是境外投资。

“我在上海任职期间,恰逢上海打造国际化金融中心,与主要国有大型金融机构的负责人都有过工作交集,那时的任务是吸引他们来上海投资。现在,我到了中投工作,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成了合作者,我们一起寻找投资的机会,建立好投资的网络,形成长期稳定的投资伙伴关系。现在,谈得更多的是商业投资合作。”屠光绍说。

创新孕育巨大生命力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谈及40年来金融开放领域发生的变化,屠光绍由衷地感慨,改革的生命力在基层,微小的创新可能孕育着巨大的生命力。

“中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书写了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不平凡的创业发展史。”屠光绍介绍说,在改革方面,随着公司组织架构不断完善,直投平台不断优化,中投已发展出一套较为完善的投资管理流程与运营体系,成立至今基本建成了与国际接轨的专业投资平台,有效拓展了外汇资金运用渠道和方式。

在开放方面,随着综合国力的日益提升,中国企业在国际经贸合作中发挥的作用更加积极。组建中投公司是中国继续扩大开放、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重大举措,是展示中国企业国际化、专业化、市场化的全新窗口。

10余年来,中投公司积极参与高端外交和多双边对话活动,参与制定了全球主权财富基金国际规则,促进了国际资本和投资的自由、开放和有序流动。同时,中投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投资了一批有影响力的项目。此外,中投还有效发挥了引领作用,助力国内行业企业与境外机构沟通合作。

2017年是中投公司成立10周年,是公司第一个10年考核期的完成年。“回顾中投公司第一个10年发展历程,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和市场动荡的巨大考验,我们始终迎难而上,开拓进取,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历程,也取得了一系列发展成果,可以说较好地完成了党中央、国务院赋予的使命和任务。”屠光绍表示,在第一个10年里,中投有力支持了国内企业“走出去”和“引进来”,并探索形成了市场化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汇金模式”,创新发挥了“国有金融机构注资改制平台、国有金融资本投资运营平台、国有金融股权管理平台”三大平台作用,推动国有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

“走出去”更要“引进来”

在屠光绍看来,“走出去”和“引进来”(即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的良性互动是对外开放水平和能力提升的重要标志。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