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人害怕机器人而日本人不害怕?

为什么西方人害怕机器人而日本人不害怕?


本文系网易智能工作室(公众号smartman 163)出品。聚焦AI,读懂下一个大时代!

【网易智能讯 8月3日消息】近日,《连线》发布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负责人伊藤穰一(Joi Ito)的文章,讨论为什么西方人害怕机器人而日本人不害怕。文章指出,犹太基督教的等级制度意味着这些文化倾向于害怕他们的统治者,日本的神道教、佛教等信仰更加信奉万物和平共处。

作为一名日本人,我从小就看动画片《新世纪福音战士》(Neon Genesis Evangelion)。在它所描绘的未来里,机器和人类融合成了令人入迷的半机械人。这些节目使得我们许多孩子日夜梦想着成为仿生机器人超级英雄。机器人一直以来都是日本人精神世界的一部分——我们的英雄铁臂阿童木(日本的漫画机器人)以居住在东京北部的尼扎市(Niiza)的居民身份被正式列入法律登记册,任何一个非日本本土人士都知道这可不容易做到。我们日本人不仅毫不害怕我们的新机器人霸主,我们还有点期待它们的到来。

并不是说西方人没有友好的机器人,R2-D2机器人和杰森家的机器人女仆罗西(Rosie)均深入人心。但与日本相比,西方世界对机器人的态度更为谨慎。我认为这种差异与我们不同的宗教背景有关,也与工业规模的奴隶制的历史差异有关。

西方的“人性”概念带有局限性,我认为是时候严肃地质疑我们是否有权利仅仅因为我们是人类而其它的存在不是人类就去剥削利用环境、动物、工具或机器人。

宗教背景

在1980年代晚期,我参加了一个由日本的本田基金会组织的会议。在会议中,有个日本导师指出,日本之所以在将机器人集成到社会上取得更大的成功,是因为他们国家的本土神道教。该宗教仍然是日本的官方国教。

不同于犹太-基督教的一神论者和在他们之前的希腊人,神道教并不认为人类是特别“特殊”的存在。相反,一切都有灵性,就像《星球大战》中的“原力”(The Force,一种超自然的而又无处不在的神秘力量,是所有生物创造的一个能量场)一样。自然并不属于我们,是我们属于自然,万物皆有灵性,包括岩石、工具、房屋甚至是空荡的空间。

有教授称,西方对“万物皆有灵性”这一概念有异议,认为拟人论(赋予神灵、动物或无生命物以人形或人性)是幼稚的、原始的甚至是糟糕的。他认为,勒德分子在19世纪捣毁让他们失业的自动织布机是一个例子。作为对比他还展示了一张图片,图片上,一个日本机器人在工厂里戴着一顶帽子,有个名字且被人类当做同事,而不是一个恐怖的敌人。

如今,日本人比西方人更能接受机器人的观点相当普遍。

日本漫画家、《铁臂阿童木》(Atom Boy)的作者手冢治虫(Osamu Tezuka)指出了到佛教和机器人之间的关系,“日本人不区分人类、优越的生物和他周围的世界。所有的东西都融合在一起,我们很容易地接受机器人与我们周围广阔的世界、昆虫和岩石——都是一样的。不同于西方人,我们对机器人没有任何的质疑态度,没有把它们视作假性人类。所以在这里你看不到有人抵制机器人,相反大家都能平静接受它们。”虽然日本确实先后进入了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但日本的神道教和佛教的影响使得日本保留了前人文主义时期的许多仪式和情感。

为什么西方人害怕机器人而日本人不害怕?


在《人类简史》(Sapiens)一书中,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诺亚·哈拉里(Yuval Noah Harari)将“人类”的概念描述为某种在我们的信仰体系中进化而来的东西,我们是从采猎者变成牧羊人,后来又从农民变成资本家。作为早期的采猎者的时候,自然并不属于我们——我们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今天许多土著居民仍然生活在反映这一观点的信仰体系中。印第安人会跟风交流,听它说话跟它说话。土著猎人经常使用复杂的仪式来与他们的猎物和森林里的掠食者交流。例如,许多采猎文化与土地有着很深的联系,但没有土地所有权的传统——这一直是与西方殖民者的误解和冲突的根源,直到今天仍然存在。

奴隶制的历史差异

直到人类开始从事畜牧业和耕作,我们才开始有了这样的观念:我们拥有并支配着其他事物,超越自然。任何东西——石头、绵羊、狗、汽车或人——都可以属于人类或公司,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概念。在许多方面,“人性”的核心是使得人类成为一个特殊的、受保护的阶级,在这个过程中,非人化和压迫任何非人类的、活着的或没有生命的东西。非人化以及所有权和经济的概念大范围催生了奴隶制。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