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安卓版:个人所得税作为国家财政收入的来源

8月30日,中国国税总局表示,有限合伙制的创投企业,其LP(有限合伙人)需要按照5%-35%的累进税率实施,如此一来,有限合伙人纳税额将提高75%。
 
  对比强烈的是,次日下午“起征点”调整为5000元的新个税法正式通过。这对于月收入小于5000元的人来说,此次个税减免相当于给居民个人增加了一小笔工资。一减一增,国税总局意欲何为?
 
  “发现高收入阶层漏税问题,规范税收机制”和“缺一块补一块,缓和财政税收下降幅度”或许是此次有限合伙人被调税的考量因素。
 
  根据 CHFS (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 ) 2017 年调查数据,税前平均月工资(扣除五险一金后)在 8000~38500 元的人占工薪人口的比例仅为 8.4%,却贡献了 58.11% 的个税,是占比最高的。换言之,广大的中产阶级是缴纳个税主力军,而真正的高收入阶层却有很多方法来避税。
 
  曾经国、地税“划江而治”实行两套系统与监管,二者间信息不互通、征管不统一、处理不一致,存在监管盲区。随着国税总局稽查局对各地2018年股权转让的检查工作的推进,才有了这次“合伙企业的投资人按照20%的所得税率征税,要求地方纠错”的一幕。
 
  个人所得税作为国家财政收入的来源之一,对于经济发展和收入分配起到了杠杆调节作用。提高个税起征点实为中产工薪阶层全面降负,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对于高收入阶层的避税问题熟视无睹。另一个方面来看,此次依法向高收入群体加税也符合了新税法“高收入者多纳税,中等收入者少纳税,低收入者不纳税”的原则,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此次工薪阶层降税所导致的财政税收下降的幅度。
 
  虽然让高收入阶层依法缴税合法合理,却引发了创投圈的担忧。有观点表示“如果真按这个税率实施,那私募机构就没什么可赚的了,可能会将行业推回到个人代持的老路上。”“全国统一实施阻力太大,而且也会让国家此前大力推广的针对创投的税收优惠落空。”是否如此呢?
 
  PE问题不是加税导致的
 
  事实上,35%的税率究竟会给企业带来多大影响,目前各大研究机构给出的算法和结果并不一致,会否增加七成还需讨论。其次,35%的税率早已有之,私募基金按20%的税率征收实施其实是地税方面的政策优惠,而此次税赋调整和实施是从国家机器角度对资金运转的一次宏观调控。
 
  另外,据了解私募基金发展至今20多年间,经历过多次低谷和高潮。最新的数据显示,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基金募集总规模下降明显。上半年募资总量腰斩,2018年上半年总募资规模为2,967.3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8.2%。基金募集数量也大幅下降,2018年上半年新募集基金数量1,021支,同比下降8.8%,尤其二季度募集基金数同比下降42.4%。
 
  所以,创投机构募资难,原因包含多个方面,一方面在于市场上资本流动性不足,资本收益率下降,一方面也在于机构LP在投资创投时遇到一系列限制。这次税率调整或许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一定程度上加剧募资难问题,但绝不是创投行业发展遇阻的主因。
 
  退而言之,对私募基金而言,依法缴税是本分。国家调控是由国情决定的,宏观政策肯定会对部分企业产生或利或不利的影响,但并不是影响行业发展的本质因素。私募基金并不能因为税率合法提高而不作为。从企业的本职工作角度而言,投资的本质还是要扶植企业跟协同成长,分享企业成长带来这个价值。管理人的本职是为投资人、委托人去赚钱,所以寻找优质标的企业去投资,优化管理,把企业做强做大,提高企业利润才是正道。而且,此次合伙制股权基金调税至35%的税率即使实施也并非盖棺定论。
 
 
 
  35%的税率有回旋余地
 
  据了解目前,关于私募机构是否会统一适用5%~35%的累进税率问题,国家税务总局、各地税务机关和基金业协会等部门都还未发出相关的正式官方文件或通知。且中国基金业协会正在了解相关情况并积极和相关部门沟通。
 
  而且我国政策思路正在从“多年不变”向“持续微调”的模式转变,正如财政部表态新个税“起征点”是动态调整的,此次不调不意味着后续不动。所以,如果35%的税率真的对有限合伙企业或者是个人LP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因过重税负导致一些创投企业清盘的现象,国家会及时调整税率,向合理合情的税率改变。简言之,35%的税率最多是阶段性政策试运营,不必过分消极看待,一旦弊大于利国家会动态调整税率及时纠正。
 



 


文章来源:肉兔养殖技术=http://www.tuziyangzhi.com/routuyangzhi/

本站为您推荐: